Random Pieces of Mind

阈值

年轻时候的东西都好像更美好。

第一次玩红白机,当时觉得能玩三天三夜。

小时候在路边和小伙伴在工地上玩也能玩到爸妈下班来找。

以前看的杂志报纸能津津有味地在课上看一整天,抱着宿舍的电话小情侣可以聊通宵。

但是后来我们长大了。慢慢这种东西就变得可遇不可求,我们要更刺激的东西才能被刺激。从mmo到moba到fps,玩了lol就觉得wow节奏慢,玩了ow就觉得lol节奏慢,玩了王者就觉得手机比电脑方便。现在的手游统统都是一键领取,一键完成,自动寻路,一键赠送…以前在魔兽世界跑尸都要跑大半个小时的日子早就成为过去。更何况魔兽世界现在都有叮一声满级的服务,谁还记得以前不满级的时候要躲开敌对势力的暗杀,抢着蓝白色的装备,在小型地下城里苟活的日子呢?那些不是满级的英雄和boss,也大概迟早会被遗忘吧。

我们更追求简单粗暴的快感,换句话说,只有简单粗暴的快感才能让我们找回曾经给我们的刺激,即便那刺激曾经不是这样获得。

大概是在成长中,我们对快乐的阈值越来越高。以前坐在操场上和朋友聊天一下午就能获得的快乐,现在再也无处可寻。

愿我们不再成长,不再贪婪,阈值不再提高。



« 选择性在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