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划分界限

之前上中国小说史的课的时候,我有一个不成熟的理论,关于武松有没有爱过潘金莲的理论。
那门课我记忆犹新,因为教授是一个香港人,他对于我这种想着混分来上中国课的中国学生也是很无奈,但是我和他office hour都是聊得粤语,似乎也有那么一点好处。
那门课学习水浒传的时候,我突发奇想,迸出了这么个理论。
我翻遍了全书武松杀的所有人的场景,只要是没有打斗场景的,都是一刀往脖子后面砍去,把头砍下来。
唯独杀潘金莲的时候不一样,他把她胸口的衣服扒开,然后一刀刺进去。当时我觉得这是一种对潘金莲的愤怒和情欲混合在一起的宣泄。所以也许内心深处他是曾经动过心的,但是他的理智和伦理之心让他划清了界限。
理智,划清了界限。说来好笑,我写这个理论的paper被教授打了一个B,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理智没有划清“事实”与“推理”这个界限从而得出了这个结论;但是我知道武松划清了。

在日常生活中这样的事情也常有,情侣交往中的妥协;爱和占有欲的混淆不清;关系中的强势与否;这些都是很难用感性思维去正确处理的,却同时也是很难下定决心用理性去划清的。
在工作中的理智和感性也时常出现,我应该如何平衡我的个人生活和工作时间?我和同事的关系应该止于办公室还是更多让自己的生活和他们有交集?事业的发展是不是应该在我自身喜欢的城市?诸如此类的东西都是混杂进了很多的感情因素,我们无法一锤定音。
最近,我发现我有的时候对家人也有这样的感觉。对我爸,我知道他的压力很大,但是还是有很多时候我对于他的一些行为很不理解。比如他会跟我说很多很多来龙去脉,然后几分钟之后才说需要我做的事情,这在我看来有的时候就效率非常低。有的时候他会发很多很多截图,来说明我妈的一些指标,但是这些指标没有解释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根本看了等于没看,没有意义。我就会很混乱,我很想理智地说他你应该怎样怎样,但是同时我感性上也明白他只是想让我们同步到更多的信息。同时我只是张张嘴,有可能他会十分疲惫,这些都是有可能的。所以我没有办法完全理智地去判定这个界限。

又有谁可以呢?人非圣贤,又有谁可以像sheldon那样计算好一切然后理智地去执行呢,退一万步来说,全部计算好了之后,如果其他人并不是使用同样的参数,又怎么能保证这样的结果是对所有人来说最好的呢?大概我们永远无法得知。



« 小梦想 ::